炒股啦股票学习网-猎手,靴子,被抓,资本 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猎手,靴子,被抓,资本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发布时间:2019-08-24 20:59 来源:一波说点击 :
原文标题: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8-12 20:09:00
原文作者:一波说。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
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。8月11日周日晚,浔兴股份披露的公告发出,4万股民恐怕测夜未眠。浔兴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立军被逮捕,起因内幕交易,A股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抓又添一例。

6天之前,浔兴股份8月6日公告,收到董事长王立军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,但未交待具体事由。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“拉链大王”浔兴股份实控人王立军被抓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8月11日晚间,浔兴股份公告披露,公司于8月10日接到公司实际控制人、原董事长王立军家属通知,因涉嫌内幕交易罪,王立军已被重庆市公安局实施逮捕。

A股版“监狱风云”再添一例,截止于8月11日,今年以来已有12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及高管被警方正式逮捕。

事实上,早在6天之前,也就是8月6日午间,浔兴股份突然发布公告,董事会于2019年8月5日收到董事长王立军的书面辞职报告。王立军因个人原因,申请辞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、董事长及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、提名委员会委员等职务,同时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;辞职后,王立军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。

在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前,由公司董事杜慧娟女士代为履行董事长、法定代表人等职责,直至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为止。杜慧娟,现任深圳价之链跨境电商财务总监、浔兴拉链董事,她是个80后女高管,生于1982年12月,曾任唐山市第一水泥厂会计等职。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价之链科技产业园

2018年9月,上市公司浔兴股份推荐并经价之链董事会批准,杜慧娟获聘成为该公司财务总监。但日后价之链的公章、财务专用章、出纳章、银行Ukey、相关内部权限等均由创始人甘情操、朱铃控制,拒绝杜慧娟接触,财务总监无法履职。去年10月中旬,浔兴股份在回复福建省证监局监管关注函时称,指派的财务总监被创始人架空。

被重庆警方逮捕的王立军,虽然辞去公司一切职务,当仍是上市公司浔兴股份的实控人。2016年11月,王立军通过其控制的汇泽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,高溢价受让了浔兴股份的25%股权。交易完成后,汇泽丰成为浔兴股份新的控股股东,汇泽丰的实际控制人王立军也成了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。

2018年10月25日,浔兴股份公告,收到中国证监会《调查通知书》。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根据《中国人民共和国证券法》的有关规定,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。

截至今年7月底,证监会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。此次,王立军突然辞职并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逮捕,暗藏玄机,或预示着为期一年多的浔兴股份的案子靴子落地,即将真相大白于天下。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:一直高杠杆,哪有不踩雷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浔兴股份创始人、浔兴集团董事长施能坑

福建浔兴拉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创办于1992年,2006年12月于深交所成功挂牌上市。近10多年来,浔兴拉链的SBS品牌产品产销量,一直位居中国第一、全球第二;公司在福建、上海、天津、东莞、成都等地建有生产基地,被誉为“中国拉链大王”。

浔兴股份创始人施能坑,生于1953年11月,祖籍福建省晋江市深沪镇浔光村。晋江深沪面向大海,这里的海俗称“衙口海”,周边的海湾为深沪湾,海湾的左手边,是永宁古镇,右手边就是深沪半岛。

“晋江地名志”有这样的记载,清康熙四十年(1701),施氏住民先祖从周边的龙湖镇衙口迁到浔光村,起初仅有一间破旧的房屋寄居,故称“旧房寮”,后曾与“后山寮”合为一村;直到1981年,方析出自成一村,因衙口一地又称浔江,故取名此村为“浔光村”。

生于斯长于斯,施能坑日后创业,取名“浔兴拉链”,即由此而来。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施琅纪念馆

施能坑家族的先祖,未迁移之前是晋江龙湖衙口人,这里出过二位施姓历史大人物:清初收复台湾的靖海侯施琅,施琅的次子、“天下第一清官”施世伦。

因施琅在当地兴建8座毗连的官邸建筑,四乡五里的民众,汇聚于府衙之前进行集市贸易,此处故称“衙口”。当年,施琅手下有一支著名的“施家军”,这与明代晋江沿海多籍宗族的形成与赋役承担有关。

晋江市龙湖镇衙口村的施氏大宗祠,建于清康熙二十六年坐北朝南,五开间三落,东西厢房,包括埕院、火巷,总面积1500平方米,气势宏伟。而衙口村的施琅纪念馆,也称“靖海侯府”,是施琅将军的故居。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晋江深沪浔兴拉链的老厂

“敢为天下先、爱拼才会赢”,晋江精神的自画像;晋江,是闽商精神的主要发源地。

从创业的角度来说,施能坑与多数晋江家族企业的创始人一样,均具备三大特征:一是出身贫寒,二是白手起家,三是兄弟、家族、乡邻合伙创业。

1978年,改革开放春风吹拂下的晋江,服装业、鞋业逐步兴起,施能坑当年在一家服装厂打工。机灵肯干的施能坑,也攒下了一点钱。上世纪80年代的某一天,做箱包生意的邻居与施能坑在絮叨中,无意说起他的箱包拉链老是坏,常常一拉就断。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施能坑开始留心起小小的拉链了。

经多方打听,他了解到不光是老家晋江,整个福建都没有生产拉链的工厂,市场上比较像样的拉链,多是在北京生产的;于是,施能坑转道福州,乘火车上北京,身上带着从兄弟那儿凑起来的16000元,找到了北京拉链总厂。让他始料不及的是,当时像他挤在厂门口买拉链的,还有很多来自江浙等地的采购员。

找到一个好项目,兄弟几个人合伙创业,一起打拼共同经营,这是浔兴拉链的初创形态。即便到今天,施能坑的二个兄弟及亲戚,如任职浔兴集团总裁施明取、董事施能取等,依旧在一起联手创业。创业起步是异常艰辛的,施家兄弟都是本地农民的儿子,肯吃苦自不在话下。当初,他们把从北京厂买回的拉链,稍微粗加工,就拿到批发市场或者附近的商场卖,只不过,开始生意不太好且销量有限。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浔兴股份总裁施明取

无奈之下,施能坑找上以前的老东家、之前打工那家服装厂的老板,事在凑巧,当时生产运动裤正好需要一批拉链。货终于卖出去后,资金得以周转,加上老东家帮他介绍其他工厂,施能坑手上的订单慢慢多了起来。

中间商,只是赚点小差价,施能坑决心自主做拉链,将北京厂家那大块头的利润也攥在自己的手上。1984年,他创办晋江县深沪华联拉链厂,1988年,施能坑又投资30多万元,创办了晋江市光华五金制品厂。施能坑的创业,起步算是高起点,他们直接引进日本压铸机设备,并从美国进口POM、EVA等塑胶原料。当年,施能坑要对标的企业,就是全球拉链行业的鼻祖——日本YKK。

到1990年,施能坑的拉链厂在本地小有名气,并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,第一个100万!这一年,他与兄弟创办了晋江市浔兴金属压铸有限公司。

1992年,浔兴精密模具成立。拉链业,模具制造是生产链条中的关键环节,从此,浔兴施氏兄弟的事业进入了快车道。1995年1月,晋江市浔兴拉链制造有限公司成立,同年6月,福建浔兴集团公司成功组建。1999年,施能坑创办了香港浔兴公司,并成立“中国拉链中心”。到2002年,开始股份制改造,2006年,集团旗下“浔兴股份”上市;至此,施能坑兄弟家族开始登上各种富豪榜。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拉链车间

近二年来,浔兴股份让市场投资者关注的不是它的产品,而是浔兴股份眼花缭乱的重组;其中,现为实控人的王立军在A股上市公司浔兴股份的高杠杆资本运作出名了。

2016年,王立军借了25亿高溢价受让了浔兴股份25%的股权,入主“中国拉链大王”浔兴股份后,他又用高杠杆再度出手,花了10亿买下新三板一家公司叫价之链,结果与价之链原股东、创始人甘情操、朱铃夫妇发生了冲突。

一直高杠杆,哪有不踩雷?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?!如今,王立军辞去董事长,且被重庆警方逮捕,10个亿买来的价之链,未来究竟是谁说了算?目前是个悬念。

2018年度浔兴股份净亏损39,630.62万元,其中主要是“价之链”惹的祸。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价之链跨境电商有限公司(“价之链”)经营亏损,并表利润为负数;因无法完成业绩承诺,“基于谨慎性原则,公司判断因收购价之链形成的商誉存在减值风险,在本报告期末计提了相应的减值准备。”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价之链创始人兼CEO甘情操

今年5月末,浔兴股份对深圳证券交易所 2018 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称:负责价之链经营管理的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甘情操、副总经理朱玲携幼子滞留美国,发函多次给甘情操等人要求说明情况、提供进一步担保,没有得到甘情操方面的回复,且拒绝浔兴股份委派的财务总监接触资金相关业务,拒绝控股股东、价之链董事会的正常监管,治理层与管理层未能进行及时、有效的沟通。

而在去年的 10月9日,浔兴股份(申请人)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,仲裁请求向价之链相关负责人(被申请人)甘情操、朱玲夫妇,以及深圳市共同梦想科技企业索要业绩补偿款101399万元,违约金52.647万元,以及被申请人名下212.6万股浔兴股份股票质押登记给申请人指定方,与此同时,还需承担本案仲裁费、保全费。

2018年9月6日,浔兴股份申请仲裁前保全予以制止,对共管账户1.6亿对应的1.29亿存款、212.6万股冻结、保全。

为什么价之链会无法完成业绩承诺呢?浔兴股份在回复函中道出其中理由:比如汇兑损失、比如“2017年底,经营团队决策失误采购过多动销不畅,销售费用投放增加却未能有效拉动收入增长”等;另外,浔兴股份认为,甘情操、朱玲长期避走海外影响员工士气、造成业务骨干流失,经营管理团队不稳也是业绩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。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2017年,庆祝价之链集团11周岁的甘情操、朱玲夫妇

甘情操与朱玲,均生于1981年,妻子朱玲大二个月;2006年7月至2008年9月,二人在厦门创办欧乐德贸易;其中,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专业的甘情操为公司总经理,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专业的朱玲为副总经理,2008年10月起,二人创办价之链。

相关资料显示,甘情操、朱玲和经营团队,与浔兴股份对赌协议的履约时间为三年,累计承诺且赔偿上限为收购本人与团队的收购对价即5.2亿元。

事后,北大学霸甘情操及价之链经营团队也声明称,“浔兴股份在三年业绩承诺期未到之前申请仲裁不符合合同约定。浔兴股份迄今为止支付给本人的所有款项税后不足2亿元,仲裁索要10亿元,没有根据。”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浔兴参展

按下价之链的内斗一事不多细表,回头再说实控人王立军,这应该是迄今为止A股市场上最神秘的董事长、公司实际控制人了;至今,网上及相关资料上均不见王立军的照片,公开资料甚少。

2016年,浔兴向天津“汇泽丰”转让其总股本的25%股份后,汇泽丰成为浔兴股份第一大股东,上市公司实控人随之变更为汇泽丰实控人王立军。

深交所连发问询函,先是逼问浔兴股份“新东家”到底啥背景?后又逼问:“汇泽丰”收购资金结构和资金来源是什么?半年内有无对上市公司的股份质押安排?

至今为止,浔兴股份披露的董高监信息里,有关王立军一栏,寥寥几个字:“王立军,男,汉族,1972年7月出生,中国国籍,无境外永久居留权,本科学历。曾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唐山分行。曾任天津东土博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,Golden East(Singapore)Pte.Ltd董事,深圳价之链跨境电商有限公司董事、董事长,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、董事长。”其中,有价值的仅是王立军曾就职于唐山建行,其余信息均无多大意义。

为什么呢?2016年11月11日,“拉链第一股”浔兴股份发布公告,创始人施氏家族退出上市公司,将25%的股权作价25亿元卖给了王立军。

令市场生疑的是,收购停牌前一个交易日,也就是2016年10月28日,浔兴股份的收盘价为12.68元/股;而王立军耗费25亿元,折成股价为27.93元/股,收购溢价率高达120%,花如此高的价格,难道王立军真的不在乎,对“拉链第一股”有真爱?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浔兴拉链车间

一下子出手25亿的“土豪”王立军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其资金从哪里来呢?据浔兴“问询函”的回复,“新东家”汇泽丰(天津汇泽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),成立于2016年9月,而浔兴股份变更实际控制人一事,发生于2016年11月,换句话说,王立军的汇泽丰,从打一出生,就为“资本大鳄”而来,厉害吧!

三年前浔兴回复“问询函”中称,王立军参、控股有三家公司,分别是“天津东土博金”( 主要业务为铁矿石、煤炭、有色金属矿等大宗商品贸易)、“Golden East (Singapore) Pte. Ltd.。”(新加坡注册)、“嘉兴祺佑投资”;其中,祺佑投资系新开企业,还没开展业务。问题是,前二家公司近几年的财务数据,可用惨淡来形容,哪来25亿大笔资金收购浔兴股份?

当时,相关回复信息给出的答案是:贷款

2016年11月14日,汇泽丰与出资方祺佑投资、中间人农行唐山开平支行签订了《一般委托贷款合同》。祺佑投资向汇泽丰提供25亿元委托贷款,年利率4.5%,借期4年;而贷款的担保标的就是汇泽丰收购的浔兴股份25%的股权。

话说至此,另一个关键问题又出来了:“祺佑投资”又有什么背景?其成立是收购前一个月,似乎“有备而来”?!

祺佑投资成立于2016年10月,注册资本为25.01亿元(注:约等于收购浔兴股份的对价金额,真凑巧呀!),公司系有限合伙企业。其中,汇泽丰认缴10亿元,剩下60.02%资金分别由其他3家合伙人认缴,分别为中国农业银行附属机构“农银国际”控制的二家企业,即“农银国际(珠海横琴)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”、“ 农银国际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”。另外,还有一家合伙人,叫“京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”,从股权架构上看,有“农银系”身影隐藏其中。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王立军收购前的浔兴股份原高管团队

再说一下收购方“汇泽丰”的股权结构,其持股股东是二个自然人,一个是实际控制人王立军,持股比例99.9%,另一个股东叫陈伟,持股仅0.1%。

如此梳理一下,三年前“汇泽丰”收购的杠杠倍数为1.5倍,也就是用10亿元的出资,撬动了25亿元股权交易。

接下来,还出现了另外二个问题:一、从那份“贷款合同”上看,25亿的贷款期限为4年。分析人士称,若按投资收益预期来算,届时“浔兴股份”股价是不是能提高至27.93元/股,是个问题,因为一般委托贷款所对应的担保质押是受让的0.895亿股“浔兴股份”股票。

二、为何是现金收购的方案?可以理解的主要是,现金收购的门槛会相对较低。但有不少人认为,通常而言,并购行为采用现金支付方式会有三处痛点:一、金额庞大、资金压力重;二、4年贷款期,绑定的是上市公司股价,或者说相对应的业绩及动态PE变动,无形中带有“对赌”成份。三、风险控制的问题,包括政策环境、企业运营风险等。

资金从哪里来?如今,一切都已是明了:“汇泽丰”目前所持的25%股权,已是满仓质押。


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

拉链生产车间

更让市场及外界大呼看不懂的是,王立军在受让浔兴股份控股权后,浔兴股份又剥离了核心版图,把拉链资产出售给浔兴集团,这样的资产处置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

随后,浔兴股份收购了一个电商板块,也就是收购深圳价之链,使得浔兴股份的主营版图变为跨境电商。2017年9月21日 浔兴股份发布公告称,以现金10.14亿元收购甘情操等21名股东持有的深圳价之链跨境电商65%的股权,交易完成后,价之链成为浔兴股份的控股子公司。

顺带一提,从2015年至2017年这短短3年,浔兴股份的控股权曾发生了三次变更。(1)2015年4月20日,浔兴集团股东施能辉将其持有的浔兴集团2.5%股权转让给浔兴集团另一股东施明取。公司实际控制人由施能坑、施能辉、施能建、施明取、施加谋、郑景秋变为施能坑、施能建、施明取、施加谋、郑景秋。(2)2016年11月11日,浔兴集团与汇泽丰签署了《股权转让协议》,交易完成后,控股股东由浔兴集团变更为汇泽丰,实际控制人由施能坑、施能建、施明取、施加谋、郑景秋变更为王立军。(3)2017年6月20日,施明取与施能辉签署《股权转让协议》,施明取将其持有的浔兴集团2.5%之股权转让给施能辉。

够折腾的吧!

这次,浔兴股份实控人王立军被抓,起因是内幕交易。事实上,股权交易的同一年,《上证报》曾发文痛批A股的“易容术”现象,并称此种行径实质是:“杠杠狂奔+股价暴涨,资本玩家收割暴利”。而被《上证报》列举的2016年部分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案例(“A股易主幻影”),其中就有浔兴股份。

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

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


正文完,原文标题:浔兴股份靴子落地,王立军被抓,从资本猎手到涉嫌犯罪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8-12 20:09:00
原文作者:一波说。
数字货币之家
猜你喜欢